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Mysteel参考 > 正文

Mysteel参考丨关于北材南下流向发生结构性变化的深度解读

分享到:
评论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2023年已然收官、2024年悄然到来!回顾东北建筑钢材市场,这一年势必是跌跌撞撞、坎坎坷坷的不易之年,产业链从厂商到下游均难。红利时代消退,资源结构发生变化,作为生产大区的东北,其建材流向变数颇大。从我网调研数据来看,2023年东北钢厂螺纹南下发运量合计528.6万吨,同比下降26.9%,盘线南下发运量392.7万吨,同比下降24.4%,为近五年来最低水平。那么,出现此变化的原因何在?基于此疑问,本文将围绕钢厂供给、利润、区域价差等核心因素的变化做深入阐述,揭晓北材南下出现此变化的答案。

一、供给降势不改,品种调剂是主因

Mysteel调研数据来看,东北钢厂螺纹产量自2020年起止步在此之前的逐年递增态势,而转为逐年递减,截至2023年,其总产量降至1255万吨,同比量减少214.4万吨,同比幅度下滑14.6%,相对五年最高点减少480.4万吨,下滑27.7%。盘线产量变化趋势与螺纹一致,2020年之前逐年增量,之后则逐年减量,2023年产量为783.8万吨,同比量减少114.3万吨,同比幅度下滑12.7%,较2020年峰值减少506万吨,下滑39.2%,盘线缩减程度大于螺纹。

而东北钢厂的粗钢产量是何变化呢?从我网跟踪数据来看,2023年东北钢厂粗钢产量约8594万吨,年同比约增加198万吨,建材产量下降、钢产量却不减反增,即建材产量的下降并非与钢产量变化同步,而是产生了转移。宏观层面来看,地产投资的大幅缩水导致建材需求同步大减,辽宁、吉林省内钢厂今年转产频率达到历年之最,尤其进入到四季度以来,部分钢厂甚至完全放弃建材而长期生产带钢甚至型材等品种,利润更优且需求有路。从具体数据来看,钢厂产品转型之路实则从2021年便已开始启动,其中热轧带钢为首选品种,截止当前,合计新增产线5条,新增产能500万吨;型钢产线两条,新增产能200万吨,与2023年钢厂的转产操作正好相通。

综合来看,南下资源减少与总供给减少密不可分,而品种的转换则是减产的一大主因,即品种调剂使得建材产量减少,从而导致南下量同步减少。

图1:2020-2023年东北钢厂螺线产量(单位:万吨)

数据来源:我的钢铁网

图2:2020-2023年东北钢厂南下发运量(单位:万吨)

数据来源:我的钢铁网

二、钢厂利润下滑,销售半径缩小

2023年建材钢厂全线亏损,据我网调研数据显示,高炉钢厂螺纹全年每月均亏,且亏损幅度逐月扩大,上半年仅3、5、6月吨亏在50元/吨以内,1、4月亏损扩大至百元/吨以上,下半年平均吨亏扩大至277.1元/吨,全年亏损均值175.5元/吨。同比来看,2022年1-8月均保持盈利,全年平均盈利178.1元/吨,即2023年利润同比下降353.6元/吨,再对比2020年平均利润453.5元/吨及2021年的573.1元/吨,2023年无疑是钢厂亏损最多且为近四年来唯一亏损的一年。

对于并无原料优势的东北钢厂而言,其亏损程度及压力只会更甚,从而直接影响其南下范围。从具体数据来看,北京2023年发运量同比下滑43.6%,河北下滑67.7%,山东下滑22.3%,其区域价差长时间倒挂,也印证了钢厂利润下滑导致销售半径缩小的逻辑。

图3:2020-2023年国内高炉钢厂螺纹利润(单位:元)

数据来源:我的钢铁网

三、区域价差收窄,发运难度骤增

众所周知,2023年全国建材均价全面下移,而东北地区均价下移幅度低于南方、价格处于相对高位,从而导致南北价差全线收窄。重点省份北京、上海、山东、辽宁价差均收窄至历年最低值。具体城市来看,北京与沈阳价差全年均价为-13元/吨,较2022年收窄10元/吨,较2019年峰值收窄90元/吨;济南与沈阳价差均值为-30元/吨,较2022年收窄23元/吨,较2018年高点收窄130元/吨;广州与沈阳价差均值为106元/吨,较2022年扩大26元/吨,而2020年及之前价差均在在177-286元/吨;上海与沈阳价差均值-23元/吨,较2022年持平,但2020年之前的价差均值在11-120元/吨。即南下四个主要城市仅广州可保持正差值,北京、济南、上海均为负值,叠加运费计算,北材南下毫无优势,相较本地消化而言,南下实则全亏。

从时间段上来看,北京仅11月差值可在50元/吨左右,其余时间均在50元/吨以下或为负值;上海11-12月差值保持在100元/吨左右,其余时间负值为主;广州1-3月、11-12月价差在百元以上;济南仅4月下旬价差可保持近百元/吨的正价差。即仅广州发货时间最长,盈利机会最大,其余地区均呈现时间短、价格低的特点。从实际发运比例来看,资源流入占比上海27%、广州25%,上海占比最大与区域价差并不相符,表明利润并非钢厂的唯一衡量标准,市场的竞争、需求及重要程度也是重要指标。

综合来看,钢厂面临南方区域价差长期倒挂现状,只能选择见缝插针、选择合适的时机多投放资源,投放周期因此较往年缩短,从而导致总发运量同比再降。

图4:2021-2023年南下城市与沈阳螺纹钢市场价格对比(单位:元/吨)

数据来源:我的钢铁网

四、2024年资源南下形势预判

从钢厂计划量来看,1月螺纹产量95万吨,年同比增加1万吨,仍处于历年低值;1月盘线产量67.7万吨,年同比上升35.9%,但仍低于2022年之前历年值,表面钢厂生产意愿仍弱。资源南下量,螺纹1月共70.7万吨,年同比回升31.6%,其中上海增幅最大,年同比上升150%,其次是北京,年同比上升30.7%,而广东同比小降;盘线共46.8万吨,年同比上升56.7%,上海、江苏增幅明显,两地合计较去年上升135.6%,广东仍降。

从数据来看,产量有所恢复但螺线均处于历年低位水平,表明钢厂计划仍是少产长材。发运方向则有实质性转变,华南地区作为历年主要投放地,钢厂对其发运计划开始由增转降,而华东地区虽价差并未占据优势,但却成为钢厂新的重要投放目标。究其原因,广东自身供给加强,两广地区建筑钢材总产量自2021年起至今已增至6000万吨量级水平,充分补给了当地需求,外来资源竞争力因此被削弱。而东北本地正处于需求淡季,钢厂因此不得不找寻新的投放点,作为华东核心地带的上海和江苏,则顺其自然成为北方钢厂的新宠儿。

综合来看,展望2024年后期,北材南下延续1月增势的可能性或并不大。首先,钢厂持续亏损状态短期无法缓解,再叠加南北价差长期倒挂,钢厂只考虑消化资源而忽视效益并非长久之计,钢厂不可能无限制承受亏损,故投放必存时效性。其次,南方钢厂资源竞争将越发激烈,广东当地钢厂供给的增加便是信号之一,故南北价差恢复至正值水平可能性较小。三是,钢厂品种转换将越发灵活,头部钢厂多已备好其他产线,在建材需求不济、效益不佳之时可随时转产其他品种。因此,2024年东北建筑钢材在无利少需的大背景下,对于产量的调控力度将加大,北材南下减少将会是大概率事件。


资讯编辑:陈群 021-26096771
资讯监督:乐卫扬 021-26093827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

免责声明:Mysteel发布的原创及转载内容,仅供客户参考,不作为决策建议。原创内容版权归Mysteel所有,转载需取得Mysteel书面授权,且Mysteel保留对任何侵权行为和有悖原创内容原意的引用行为进行追究的权利。转载内容来源于网络,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方便学习与交流,并不代表Mysteel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完整性负责。申请授权及投诉,请联系Mysteel(021-26093397)处理。

  • 钢材价格指数
  • 情绪指数
综合 长材 扁平材
综合指数
长材指数
扁平材指数
品种 日期 指数 周环比
综合指数 02-23 148.22 -0.09
长材指数 02-23 166.68 -0.15
扁平材指数 02-23 130.57 -0.03
品种 日期 指数 周环比
螺纹钢情绪 02-23 46.83 -12.22
热卷情绪 02-23 49.37 -7.91
冷卷情绪 02-23 58.57 +1.87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免费下载

扫描二维码 ,下载我的钢铁手机版

查看地图详情

查看更多 行情地图

回顶部